您当前的位置 :每日甘肃 > 平凉日报 > 社会新闻 正文

“办证难”难在哪儿?

来源: 平凉日报  作者: 胥富春   2015-11-16 14:53  编辑: 安东


  本报记者胥富春

  本报11月13日第三版以《办一个房产证需要多少个证明》为题,报道了一位平凉当地老人历时半年办理房产证的艰难,引发了读者强烈反响。实际上,这类事在全国各地并不罕见。

  今年6月10日,中央电视台《焦点访谈》栏目以《未婚时如何证明“未婚”——荒唐的证明》为题,报道了胡女士为将户口从昆明迁至成都,花了8个月时间办理婚育证明的问题。此后时间不长,云南省纪委通报,相关单位在事件处理过程中存在严重不作为、人为设置条件、服务意识不强、敷衍漠视群众、推诿扯皮问题,18名工作人员被处理。

  今年8月,网上曝出湖南一个派出所在给县民政局开具的证明下方,另写了一段批评性文字,文中提到:“补办一个小小的老年证也要经过派出所打证明,有必要吗?……我所也无法证明老百姓的证件有没有丢失……但是我所不得不开此证明,否则该老人就补办不了老年证。”这件事能够引发全国网民热议,说明各地老百姓早就对这类事深恶痛绝。此后不久,公安部公布了18种不在公安机关办理范围内的证明,向其他“办证”机关随意索要证明亮出了红灯。

  盘点此类事件,记者发现,办证难主要有三个原因:一是制度建设没跟上,一些基层单位对法律法规中类似于“其他必要材料”的要求没有出台配套的、明确的文件规定,任由工作人员解释;二是干部作风还有待改进,个别单位、个别岗位人员没有很好的落实“首问负责制”、“一次性告知制”等制度,“办证”机关工作人员未能和当事人形成有效沟通;三是相关大数据未建立或不完善,在无法确认一个社会关系时,办一个证得层层往前追溯好多个证明。

  针对第三个原因,人民日报早前指出,解决证明过多过滥问题,当务之急需要打破政府各职能部门之间的信息“壁垒”,通过一定的规则和权限设置,让公民基本情况实现共享。这样,老百姓就不会再为各种证明四处跑腿,更不会出现“需要证明我妈是我妈”的尴尬。

  半年时间能办好房产证,虎治华老人也很高兴,对报社、对记者非常感激,于10月16日给报社和记者分别送来一面锦旗,上书:“新闻媒体一心为民关注百姓疾苦,党报记者两度相助了我心头大事”。“两度相助”除这次办房产证外,还包括去年记者协调帮助他取出了老伴过逝后留下的不知密码的银行卡上的732元钱,详见本报2014年8月19日三版《为了732元存款》。

  记者祝愿:当我们(包括那些“办证”机关工作人员)渐渐年迈,耳目不灵、行动不便时,不要再为“办证”而四处奔波!

相关新闻
论坛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