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每日甘肃 > 平凉日报 > 世说新语 正文

界定错与对何以进退失据?

来源: 平凉日报  作者: 黎君   2015-09-23 10:52  编辑: 安东


  黎君

  前几日,偶与几位朋友相聚,有人问我:你们报社主办的《平凉手机报》上发布消息说,今年甘肃全省夏粮喜获丰收,这不是睁着眼睛说瞎话吗?今年前半年甘肃多地遭灾,仅我们市就有灵台、泾川等地夏粮几乎绝收,灾情史所罕见,可见,这是一条货真价实的假新闻,媒体怎么总改不了虚报浮夸、弄虚作假的坏毛病?我辩解说,这是我们转发的省上媒体的消息,平凉遭灾减产,不代表全省也减产,平凉减产的份额在全省的大盘子里能占多大的比例?况且现在的增产手段多,多地增产,局部的损失不就弥补了吗?以偏概全,一叶障目不见泰山,认定这是假新闻,是武断的结论。任我怎么解释,总难以说服他和替他帮腔的。如此一来,我索性不再辩解。时评家曹林说过一句很经典的话:“当人人都有麦克风,我们该怎么讲道理?”错的应该批驳,对的应该据理力争努力坚持,可是在一些具体的情势下,你虽然手握真相和真理,却不能获得争辩上的胜势,批驳不易,坚持也难,界定错与对常常进退失据。

  此事引发了我对一种现象的思考。坊间有这样一个段子:警察和平民冲突,警察错;城管和小贩冲突,城管错;公务员和谁冲突都错;大小官员,逢事必错;普通人冲突,有钱一方错;开车的冲突,开好车的错;俩无赖发生冲突,不会发微博的那个错。我看,在这个段子后面还应缀上一句:媒体和一些人的观点相左,媒体错。这个段子虽然也犯了以偏概全、以特殊性涵盖了普遍性的毛病,但它对当今我们耳闻目睹到的一些世相的调侃还是具有代表性的。之所以有这样的现象发生,与全媒体时代信息的快速传播、大众对于负面新闻猎奇和同情弱者的本能、对于传统的公序良俗反叛和颠覆的热衷、不怀好意者对个体事件恶意放大炒作导致的社会情绪的发酵爆发等等不无关系。试想,如若这样的世相一直续存于我们的日常生活中并成为一种普遍的常态,会产生怎样的后果?

  不可否认,在相当长的一个时期内,行政权、司法权、财权、话语权常以特权的面目出现在公众的视野中,拥有了这如许权力的人,当然就被归入强势者的阵营,这些人里面,有不少的言行不加检点,不进行自我约束规整,依仗权势为所欲为,既为党和政府的形象抹黑,也伤害了人民群众也即所谓的弱势群体的感情,久而久之,这些人就自然被人民群众推到了对立面,和这样少数的人产生情绪上的对立,本来也无可厚非,可是,一只老鼠坏一锅汤,公众情绪常常会像流感病菌一样扩散传染,一来二去,公众情绪在传染扩散的过程中就产生了变异,具体来说,就情绪产生的怪胎,公众动辄把对先前所谓的强势者进是对少数人的不满厌憎扩展到对同一行业同一体系所有人的不满厌憎,当下四处蔓延的“仇官”、“仇富”、仇这仇那的诸多心理就是这种行挞伐、侮辱、冲撞、伤害、围攻变成了自己的狂欢,在这种浅薄的狂欢中享受着扬眉吐气的快意,也难怪现在身背强势者之名的不少人可怜兮兮地把自己归入到弱势群体行列。试问,这难道就是我们努力追求的理想化的社会状态?

  我们的舆论场曾经“万马齐喑”,我们不少过来人曾经遭受过令人窒息的思想禁锢,那些噤若寒蝉、如履薄冰的日子,是我们心中永远的伤痛。当这一切成为了历史,我们迎来了思想多元、言论自由、人性舒张的时代后,有不少人却在极力扭曲着这个美好的时代带给我们的美好,在以另一种极端的方式让这种美好失色,难道我们总要在由一种极端走向另一种极端中让我们的天性不断遭受撕裂和蹂躏吗?在日常生活中,我们总会见到有人以意见领袖自居,颠倒黑白,混淆是非,信口开河,口无遮拦,牢骚满腹,怨天尤人,在偏执、偏狭、偏激地逞口舌之快中大放厥词,对来自主流的东西不加甄别,全盘否定,把特殊的负面事件掩去真相恶意放大以奏煽动民意之功,如果这些无妄之词在小范围内传播倒也罢了,可就有人唯恐得不到大众的赏识,唯恐天下不乱,借助微博、微信一类时兴传播手段,将自己的言辞、观点广为散播,严重扰乱社会视听,误导他人,此举对社会带来的危害不容小觑。

  对的就是对的,错的就是错的,是非曲直自有公论,这本来就是个真理和简单的常识,可是,现在却面临着被审视、被重新厘清、被怀疑的窘境,界定的标准时时被一些人粗暴地改变,这是一种可怕的悲哀,由此造成的对社会的伤害,修复起来绝非易事。因此,有激浊扬清的担当、有良知、有社会责任感的人,绝不能袖手旁观,应以自己的方式,拒斥这种侵害社会肌体的病毒对自己、对周围人的感染,集聚更多的正能量,以正压邪,维护社会演进过程中正义、正确的不可颠覆。

相关新闻
论坛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