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每日甘肃 > 平凉日报 > 世说新语 正文

【副刊】崕头山下

来源: 平凉日报  作者:   2015-09-11 15:27  编辑: 顾洋


  崕头山下

  □王爱奎

  崕头山位于灵台县龙门乡英武村北边,坐北向南,与达溪河垂直高度为250米,从山下看去左右各呈斜坡状,山上一棵杜梨树最为显眼壮观,人们无论从北面塬区或从东西方向入村,都会看到这棵树,可以说,它是英武村标志。

  村内与北面塬区相接的是一条由南向北的主干道,从山底向山腰盘旋而上,与塬边的柏油路衔接,山腰有遗弃的旧窑洞,在诉说往昔一段艰难岁月和农民生活之贫穷。村部学校等公共基础设施均建在西沟河渠口这条主干道的西边沿线,主干道向南130米,东西约650米范围内为两排初居规模的居民生活区,前面300米内为平坦的川地,达溪河自西向东沿南山脚下流过。

  小时候,我经常与伙伴们爬上崕头山玩耍,我们模仿电影情景分成几组,扮演各自不同的角色,按照“导演”的安排和要求扮演各自的角色——“好人与坏人”、“英雄与汉奸、特务”、“八路军与日本鬼子”等等,因为贪玩,我们没少被大人们责骂甚至体罚。直到1980年小学毕业,伙伴们各奔东西,去寻找各自的人生出路。崕头山下,庄户人的生活也已经进入新的时代,并在发生着一些变化。

  1981年,包产到户头一年,我与同学拴元在距家15华里外的一所中学住校就读。因各自繁忙家务的影响,伙伴们相聚活动的机会少得可怜,即使偶有聚会,多以探讨学习、研究家务为主要内容,但言谈中各人均流露出提高各自家庭生活水平及个人地位的设想,欣慰的是这些设想都是积极向上的,是与时代发展相适应的。星转斗移,以前的同学,有的病故,有的外迁,有的因结婚入赘移居他乡,这样,原有的二十多位小伙伴仅剩下十三四位,而我们也由先前的学生娃一下子变成了地地道道的青年农民。

  那时,对于我们这些嘴上没毛的“愣头青”,村里的长辈们多有微词,认为我们学业不成,务农不懂时令,做事花花肠子,光出怪点子。但我们毕竟有文化,是读过书的人,经历一些事情后,还是“老者”让步,有“文化”的年轻人在主导村里的发展出路。包产到户8年时间,人们的耕作种植方向不仅发生了转变,而且居住条件也在不断改善,大多数住户告别了山上的窑洞,陆续迁到山前的川台地段,修建了砖瓦房开始新的生活。之前人拉畜耕的原始农业生产方式被大小农用机械取代,电灯也取代了煤油灯,面粉的机械加工将妇女从繁重的体力劳动中解放出来,破烂不堪的学校被拆除,取而代之的是红砖蓝瓦、窗明几净的校舍环境。和我们那时相比,现在的孩子们真是幸福极了,他们的读书声听起来格外令人舒心、欢畅。

  1992年的春天使人非常难忘,改革开放的春风解冻人们板结的观念,激活大家对新生活的憧憬与向往。调整种植结构,寻求增产增收,提高效益,坚持科学种田成了人们的着眼点。小平一家以前从未购买使用过一袋化肥,这一年因先购买了30袋磷肥,15袋尿素,为此和他爷爷吵起架,五六天相互不理睬。幸好有东良、来拴等人及时前往调解,才使爷孙俩化解了矛盾,经过开导,老人理解了年轻人这样打破常规安排农事的用意。不几天,怀珍、怀英等一行9人从外地购得优质山羊一百多只,基础母牛十多头回村,长辈们围着这些牛羊各有不同评价,尽管说法各异,但大家的脸上始终露出笑容,并达成一致的观点:这是一条切实可行的脱贫致富之路,光靠种粮食是不行的。这一年春天,崕头山上的山桃花、杏花和梨花开得格外绚丽,仿佛在替人们表达着愉快的心情。

  到了2004年,春雷一声惊天地,天下苍生无不欢呼雀跃,拍手称奇。这一年,党的惠民政策的阳光照进庄户人的心坎,那么透亮和温暖:农民负担了几千年的皇粮国税被免除,原属各户承包的远山承包地被纳入国家退耕还林项目,享受着国家直接资金补贴,山下的人们在掩不住内心喜悦的笑声中继续料理着各自的生活,他们知道紧跟时代前进的步伐是各自不容置疑的选择,配合村部、学校参加公共建设是各自回报社会义不容辞的职责和义务,当集体基础设施条件得到改观,每个人都会感到自豪和光荣。后来逐步出台的合作医疗、大病救助、养老金享受、农村低保等惠农政策,更使得山下的人们津津乐道,喜笑颜开。

  是因为人们的命运太好?还是时代有意倾向于时下的苍生呢?

  2012年,又是一个不平凡的大喜之年——党的“双联”惠农惠民政策在广大农村得以开展实施。在那棵杜梨树初绽花蕾的时候,平凉日报社的编采人员来到崕头山下,与庄户人打成一片,引导他们寻求发展出路,增加经济收入。先进思想文化的再次介入,使得山下那片黄土地进入了质的飞跃。3年间,他们投资十万多元,将自来水引入所有农户,使庄户人告别了肩挑手提吃山泉、河水的历史。次年阳春三月,他们又将洼大坡陡的三千亩农田全部经过机械整修,变成了平坦整齐的水平梯田,而农机的使用彻底结束了当地农民依靠畜力耕种的原始生产方式。

  面对这一切变化,我怎能不充满由衷的感激之情呢!

  去年冬天,当第一场雪落在崕头山上,我和进入不惑之年的几个同学登上山顶,叙说旧事,展望未来,当看到那棵历经沧桑的杜梨树苍老而孤单,大家都异口同声地表示:重整山河,再修工程,使全部山域所需树木定植到位,给这棵老树增添众多的伙伴,使崕头山变得更加美丽!


本篇新闻热门关键词:    

相关新闻
论坛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