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每日甘肃 > 平凉日报 > 平凉人物 正文

张斌:骑兵连长的抗战记忆

来源: 平凉日报  作者: 秦玉龙   2015-08-26 11:49  编辑: 安东


  张斌:骑兵连长的抗战记忆

  张斌向记者讲述当年的峥嵘岁月。

  老兵档案:张斌,蒙古族,1928年12月生于河北省商都县(今内蒙古自治区乌兰察布市化德县)德包图乡四台方村,17岁参加八路军绥蒙军区骑兵旅对日作战。抗战胜利后,作为西北野战军骑兵旅最年轻的骑兵连长,率领战士转战各地,屡立战功。1953年参加甘南剿匪战斗,后随9021部队驻防平凉。1982年转业,被组织分配到原平凉县贸易公司工作,1986年离休。

  本报记者秦玉龙/文杨昕/图

  “当了半辈子兵,打了十几年仗,最难忘的还是鬼子投降那会。”在平凉城甘沟河岸边一座名叫新舒苑的住宅小区里,88岁的张斌老人向记者回忆自己的抗战经历。

  虽然年事已高,时光久远,但70多年前的许多人和事,老人至今回想起来,仍然是记忆犹新。据老人讲,他1945年6月参加八路军绥蒙军区骑兵旅,当时年仅17岁。那时候,日本鬼子已经成了“秋后蚂蚱”,张斌和战友们的主要作战任务就是收复被日军占领的据点和城镇。“看到我们骑兵挥着马刀冲过来,鬼子就自觉地把枪放在地上,掀起头盔,原地一动不动地站着。”说起鬼子投降的情景,张斌老人喜悦之情溢于言表。

  7岁就敢打鬼子的楞娃

  张斌告诉记者,他是蒙古族,老家在河北省商都县,也就是今天的内蒙古自治区乌兰察布市化德县德包图乡四台方村。说起打鬼子的经历,张斌老人笑了。他说,“我是个楞娃,7岁的时候就敢‘打鬼子’”。

  7岁那年,也就是1935年,日本军队占领了商都县。一天,几个鬼子前来强行拆除他们家的房子,说是要征用椽子。从小就性格倔强的张斌气愤不过,乘着一个鬼子不防备,抓起一根木棍朝鬼子打去,正好砸在了鬼子大拇指上,鬼子痛得叫了一声,扔下椽子就追了过来。张斌见势不妙,撒腿就跑。事后,家人害怕鬼子报复,就让他不要再回家,自己逃命去吧。从那以后,张斌再也没回去过,直到37年后踏上回家路。

  从1935年到1945年,整整10年间,年幼的张斌在内蒙及河北一带靠给人做工谋生,亲眼目睹了日军的种种暴行,在心里暗暗发誓,等自己长大了一定要去参军打鬼子,为惨死的中国人报仇。

  就这样,小小年纪的他,吃尽了苦,受尽了欺辱,四处颠沛流离,转眼到了1945年。那一年夏天,已经17岁的张斌正在地里为别人收割麦子,和他一起当长工的表哥骑着一匹马来找他,说是让他去当兵。表哥告诉他,“这是咱们穷人的队伍。”于是,张斌扔下镰刀,跟着表哥来到部队报名入伍。等到领军装的时候,他才知道这是共产党领导的八路军,当时的番号是绥蒙军区骑兵旅,旅长是康健民,政委是张达志。他被分配到一团一营一连,为连长李生恩当通讯员。

  背着三颗手榴弹的骑兵

  看着眼前这位个头瘦小满头白发的耄耋老人,记者怎么也无法把他与威风凛凛的骑兵联系起来。只有当老人站起来的时候,他略显弯曲的双腿以及军人特有的手势,使得记者依稀看到了老人当年横刀立马的飒爽英姿。

  据张斌老人回忆,自己参军的时候,日本鬼子已经成了“秋后蚂蚱”。当年,康健民旅长率领的骑兵旅进入绥东、绥中地区后,先后在察素齐、集宁、黑脑包、包头等地多次对日战斗,充分发挥骑兵的优势,粉碎了日本侵略军对绥中地区的进攻,歼灭了吴士儿、鄂友三等伪军,巩固了抗日根据地。

  1945年8月15日,日本天皇宣布无条件投降。那一年,个头还没有枪杆子高的张斌,却因为精湛的马术而受到连长的青睐,担任连部通讯员,负责传递军情,与战友们挥刀纵马收复被日军占领的城镇,同伪顽作战。

  张斌告诉记者,那时候骑兵旅武器匮乏,作战用的马刀、枪支都是缴获日本鬼子的。参军后,连长只发给他三颗手榴弹,没有马刀,也没有步枪。每次作战的时候,老兵挥舞着马刀,背着步枪冲向敌人,他和新兵们则高举着一颗手榴弹策马冲锋。

  “那时候,鬼子已经认怂了,看到我们骑兵冲过来,就乖乖放下武器做了俘虏。”老人说起鬼子投降的情景,脸上露出了灿烂的笑容。

  有一天,部队打了一个伏击战,消灭了一部分负隅顽抗的伪军,缴获了大量武器,张斌才拥有了自己的枪支和马刀。

  骑兵连长的幸福晚年

  从一个颠沛流离的穷小子,到为国征战的骑兵连长。张斌老人感慨地说,“我之所以参加八路军,一来是为了打鬼子,二来是为了活得有尊严。”如今,老人已是儿孙满堂,离休后与老伴共享天伦之乐。

  抗战结束后,张斌所在的骑兵旅被编入西北野战军,转战西北战场。1947年,19岁的张斌因作战勇敢,骑术精湛,被提升为连长。解放后,他所在部队又参加了甘南剿匪和陇东平叛战斗,随后改编为9021部队一部驻防平凉。在平凉,他收获了爱情,与平凉姑娘张小铁一见钟情,喜结连理。

  1972年,张斌带着妻子回家探亲,此时距离他1935年逃离家乡已经整整过去了37年。37年毫无音讯,家里人都以为张斌死在了外面,没有想到他能活着回来,而且一身戎装,精神抖擞。但遗憾的是,父亲已经去世,母亲因思念儿子双目失明。他要求把老母亲接到身边尽孝,但母亲坚决不肯。说起父母亲,老人神情显得有些感伤:“我这辈子最亏欠的就是两个老人。”

  最近这些天,只要有时间,老人就会打开电视,收看纪念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阅兵的新闻。回忆那些烽火连天的艰苦岁月,回味现在的美好生活,禁不住感慨万千。当记者问他:“您觉得自己幸福吗?”老人说:“我活了88岁了,看到国家越来越强大,老百姓的日子越过越好,我感到很幸福!”

 

相关新闻
论坛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