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每日甘肃 > 平凉日报 > 平凉人物 正文

张宝忠当过儿童团长的老八路

来源: 平凉日报  作者: 秦玉龙/文 杨昕/图   2015-08-25 15:02  编辑: 屈雯


  老兵档案:张宝忠(又名郭宝忠),生于1925年11月,山西省阳城县驾岭乡观腰村人。曾担任村儿童团团长,带着一群娃娃站岗、放哨、送情报。1944年参军,为八路军129师386旅补充团三营七连三班战士,参加对日作战。抗战胜利后,随第二野战军转战全国,屡立战功,右脸被燃烧弹烧毁,右耳失聪。左臂、左腿严重受伤,至今仍留有疤痕。先后在部队担任连文书、文化干事、书记员等职务。1953年,转业后被安置到静宁县供销社工作,1981年调入平凉供销社担任科长,1985年离休。

  本报记者秦玉龙/文 杨昕/图

  在平凉城西大街供销宾馆后院一栋老房子里,住着两位老人。男主人名叫张宝忠,今年90岁。老伴齐玉莲,70岁。夫妻俩相濡以沫,在这里安度晚年。

  在邻居们眼里,张宝忠只是一位精神头很好的高寿老人,很少有人知道他的传奇故事。

  如今,老人虽然右耳失聪,左耳听力不好,但说起抗日打鬼子,仍然情绪高涨。

  儿童团长的血色记忆

  抗战时期,张宝忠的老家观腰村处于晋豫根据地的中心地带,中共阳南县委就住在该村的太极观之内。1943年,观腰村周边几十个村庄都成立了农、青、妇、儿童团等抗日群众团体。当时,年仅18岁的张宝忠是村儿童团团长。

  据他回忆,儿童团基本上都是十几岁的少年儿童,主要任务就是在村口站岗放哨,盘查可疑人员,给游击队传通知,送情报。他说,那时候自己是儿童团里年龄最大的“娃娃头”,整天带着一帮娃娃手持红缨枪,在村里村外巡逻放哨。一旦发现敌情,便立即回村报信,让乡亲们撤到安全地点藏起来。

  由于年事已高,加之听力受损,采访过程中,老人的一只手始终放在耳边,偏着头听记者大声提问。有时候听不明白,就让一旁的老伴为他重复一遍。就这样断断续续、一字一句描述着那段血色记忆。

  老人说,最让他难以忘怀的是1943年底日寇扫荡驾岭,由于汉奸出卖,有100多人被鬼子堵在了一个山洞里。凶残的鬼子放火点着了掩蔽洞口的玉米秆,乡亲们在洞里被浓烟呛得受不了跑了出来,结果惨死在了鬼子的刺刀下。侥幸逃过大屠杀的张宝忠和弟弟张宝光目睹了日寇的暴行,下定决心报名参军,为乡亲们报仇雪恨。

  1944年初,张宝忠和弟弟同时参加了八路军129师386旅,被分配到补充团三营七连三班当战士。直到抗战胜利,兄弟二人与战友们一起拔据点,炸炮楼,打伏击,并肩作战。

  与鬼子面对面拼刺刀

  采访中,张宝忠老伴齐玉莲告诉记者,老头子看电视剧最爱看战争片。于是记者问张老:“您觉得现在的抗日电视剧拍得真实吗?”老人摇了摇手:“鬼子没有那么好打,一个人不可能赤手空拳打死几个鬼子。”

  据张宝忠回忆,1944年冬季,部队在山西长治的一次伏击战中,包围了一队鬼子和伪军,他们先是在山坡上向沟底的鬼子射击、投手榴弹,打死、炸死了一些敌人。这时候,班长突然大喊“上刺刀!”不一会,冲锋号就吹响了,他和战友们从山坡上端着刺刀往山下冲,鬼子也端着刺刀往上冲,在半山腰上双方展开了肉搏战。张老说,在这次战斗之前,他还没和鬼子拼过刺刀,也没有面对面近距离跟鬼子较量过。

  张宝忠说着说着,双手扶着茶几缓慢地站了起来,做出一个拼刺刀的姿势,然后又缓慢地坐了下来。

  “那个日本鬼子看上去年龄不大,个子没有我高,我一下子就冲到了他面前,他先用刺刀刺了过来,我拿刺刀往外一拨拉,顺势刺了过去,戳到了他的肩膀上,那个鬼子就朝后倒了下去。我拔出刺刀,发现那个鬼子没有死,还在地上挣扎。我看他已经起不来了,就没忍心再杀他。”

  战斗结束后,张宝忠听战友说,被他刺伤的那个日本鬼子被俘虏,送往后方治伤。

  “蜗居”老兵的幸福生活

  张宝忠老人一头银发,面色红润,除了听力不好,身体还很硬朗。

  记者看到,老人居住的房子显得有点逼仄,只有一室一厅40多平方米,客厅里还支着一张大床。但老人却表示,自己生活得很幸福、很满足。虽然身边没有儿女照顾,但有一个乖孙子与爷爷奶奶相依为命,一家三口其乐融融。

  在抗日战争的岁月里,张宝忠亲眼目睹了日本鬼子杀人、放火的恶行。在战场上,看着身边战友与日本鬼子浴血奋战,甚至壮烈牺牲。他说:“我命大,从抗日战争到解放战争,打了很多仗,只是受了几次伤。”1948年3月,在解放洛阳战斗中,他头部被燃烧弹击中,右脸严重烧伤,右耳失聪。1949年3月,在湖北麻城战斗中,张宝忠右腿和右臂被子弹打穿,严重受伤,至今身上疤痕还依稀可见。伤愈后,他还跟随部队参加过解放海南岛等诸多战役,经历了血与火的洗礼,曾经在部队担任过连文书、文化干事、书记员等职务。1953年,他从部队转业到静宁县供销社工作,上世纪80年代初调入平凉供销社工作,1985年离休,如今已在平凉生活了62年。

  转业到地方后,张宝忠并没有向别人提及自己抗日打鬼子的往事。他说:“现在好了,党和政府对我们这些老兵很关心。我希望咱们国家越来越好,越来越强大。”

  临别时,老人突然抬起右手,挺直身板,向我们敬了一个庄严的军礼,眉宇间透射出一股坚毅的神情。


本篇新闻热门关键词:  

相关新闻
论坛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