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每日甘肃 > 平凉日报 > 世说新语 正文

华亭发现安师文书法碑刻

来源: 平凉日报  作者: 朱平文   2015-06-26 11:54  编辑: 安东


华亭发现安师文书法碑刻——解读《宋故清河张君墓志铭并序》

  朱平文/图

  在华亭县博物馆文物仓库里,静静地躺着一块北宋时期的石碑《宋故清河张君墓志铭并序》。该碑长、高、厚分别为31.3厘米、44.2厘米、22厘米,部分残缺。墓主人是一位叫张龚的男子,47岁亡,葬在亭川先茔之左。《墓志铭》记载:墓主人的父亲是时任卫尉寺丞的张积,他有两个儿子,张龚为次子,长子在张龚还未成年时就去世了。张龚跟随叔父张务生活,协助管理家务20年,精明能干,深受邻里爱戴。在他亡故后,他的姐夫“陇州防御推官前知秦州陇城县事熙河兰岷路经略安抚司勾当公事”郭□(该字破损,难以辨认)为其撰写了墓志铭,并请“左奉议郎管勾熙河兰岷路经略安抚都总管司机宜文字安师文”丹书,“右朝散议郎新差知解州军州及管内劝农事上骑都尉御紫郭造”题盖,三位浴血疆场的军官为张龚立了这块墓碑。

  由于只发现了墓志铭,志盖遗失,无法知道准确的成碑年代。从碑文中知道墓主人死于元祐七年二月(公元1092年),葬于元祐七年五月,距今923年。

  这块宋碑仅420字,除去人名、官阶和地名外,用于记述墓主人张龚生平事迹的仅有二百余字。但作者郭□行文如云,简洁明快,概括准确,显现出极高的文学修养。如将张龚的生平概述为“居二十年,婚嫁之常,忧患之变,调役之急,用度百出,力能周之。”短短26个字,将张龚处理家庭婚嫁、应变时局动乱、周旋军需物资、经营家道开支20年的艰辛,尽系记载,难能可贵。郭□当时的身份为熙河兰岷路经略安抚司勾当公事。在北宋,全国先后被划分为二十四路,其中熙河兰岷路为秦凤路辖区三各帅司之一。因战事需要,在熙宁五年(公元1073年)设置熙河路,元丰五年(公元1082年)改为熙河兰会路,元祐四年(公元1089年)改为熙河兰岷路,元符元年(公元1098年)复为熙河兰会路,崇宁四年(公元1105年)改为熙河兰湟路,绍兴九年(公元1139年)改为熙河兰巩路。熙河兰岷路在历史上只存在了9年,这期间有据可查的安抚使为范育、钟谊,并无郭□、郭造等人。在北宋的秦凤路帅臣中也的确有几位郭姓将军,一位是曾经担任过仪州(即现在的华亭县)刺史的郭载,他的任期是在宋太宗年间,距元祐七年隔了50多年,显然不可能是他。另一位叫郭浩(公元1087-1145年),南宋初年将领,字充道,德顺军陇干人,名将郭成之子。建炎元年(公元1127年),任原州(今镇原)知州,次年升泾原路兵马钤辖、泾州(今泾川)知州。建炎三年初,兼权主管鄜延路经略安抚司公事。同年冬,川陕宣抚处置使张浚以郭浩为秦凤路提点刑狱、秦州(今天水市)知州,并曾任权秦凤路经略使。从年代上看,也不可能是郭浩。

  这块宋碑的书丹者安师文,《宋史》、《续资治通鉴长编》均有零星记载。安师文,长安人,生卒年不详,宋神宗朝散郎、泾源路弓箭手官。他曾经向朝廷上疏建议:依据吐蕃、羌戎等少数民族向往中原文化,愿意与中原经商,进行茶叶丝绸贸易的愿望,实行恩威并举,招抚与打击相结合的策略,大胆启用番将番兵与汉将汉兵共同戍边,用茶叶、丝绸贸易稳定边疆,并以此引诱少数民族政权归顺大宋。他的这些策略和建议,对于当时的熙河兰岷路所面临的和番(与吐蕃的关系)、拒夏(抗击西夏骚扰)、通西域三大任务,和坚守临夏、兰州、会宁边防安全考虑,应该是正确合理的。对于抗击夏、辽、金边防建设,安师文主张大量招募弓箭手,屯田守边,既减轻朝廷负担,又鼓励民间武装为国效力,可谓一举两得。他的这个主张得到了朝廷的认可。崇宁元年九月,枢密院勘会讨论招募弓箭手事宜,任命了一批官员,其中安师文先后任鄜延路、泾源路负责招募弓箭手的提举司官。崇宁二年十一月,安师文又被特授左朝议大夫官职。史料还记载:安师文为熙河兰岷路安抚使范育的幕僚,即机宜文字官,又是长安吕氏“四贤”之一的吕大防夫人安氏的远亲,与陕西官员都保持着良好的关系,以至于引起了宋哲宗的高度提防。长安官员范育、章桀、吕氏四贤等均受到著名理学家张载(陕西横渠人,史称张横渠,著有《崇文集》十卷(已佚),《正蒙》、《横渠易说》、《经学理窟》、《张子语录》等传世)思想的影响,十分重视文化修养,正是这个原因,安师文参与了吕大中发起的西安碑林的始建,并将颜真卿《与郭仆射书》行草书刻于石上,流传于世。

  目前,西安碑林博物馆在解说颜真卿《争座位贴》依然对安师文一并介绍:“《争座位贴》真迹宋时归长安安师文,安氏以之上石,现藏西安碑林第二室。”华亭县博物馆《宋故清河张君墓志铭并序》墓碑的面世,应该是安师文书法作品的首次被发现,这方碑刻比安师文临摹镌刻颜真卿《争座位贴》晚了5年,应该是其书法造诣高峰时期的作品,又为我国书法史上平添了一篇北宋时期的大师级书法珍品。从墓碑刻字布局看,该墓碑魏风彰显,豪放俊逸,大气洒脱;从单体文字架构和落笔看,横竖刚劲有力,起收自然;撇捺虚实有序,风韵天成,虽然方不盈寸,然则坚若磐石,与宋以后书法的圆润倜傥,才子风格截然不同。

  这块宋碑还给研究北宋时期关陇地区战略物资保障提供了线索。墓主人张龚的父亲张积祖籍河北清河,因任卫尉寺丞而迁居华亭(亭川),张龚在父亲死后寄养叔父家,二十多年来,辛勤持家,教育子侄,得到了邻里一致好评。华亭至今保留着宋代铜厂沟古铜矿遗址(省级文物保护单位),关山一带还保留着官寺、养马寺、车厂沟、寺沟、上关、下关等地名,而铜、马、关这些物资与场所除了卫尉寺等军事机构之外,谁还能够涉足这些领域?当然,这些问题仅凭一通墓碑是解决不了的,还需要史学界研究。

 


本篇新闻热门关键词:   

相关新闻
论坛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