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每日甘肃 > 平凉日报 > 半瓶子 正文

记忆中的毡匠

来源: 平凉日报  作者: 祁静   2015-06-15 11:23  编辑: 安东


  祁静

  毡匠,是久远年代的手艺人。

  那是上世纪六十年代,农村人生活困难,大多数家庭的土炕上是一片用芦苇编的炕席。一家几个孩子睡在光席上盖一床被子。用草蒿烧的土炕,前半夜烙得睡不下,后半夜冷得睡不着。

  条件好的村民养了羊,夏天,羊热得不行,就把羊赶到小河里洗澡,洗净晒干,用一把剪羊毛的专用剪刀,从尾巴开始一直剪到头上,剪完了,把羊毛洗净,等毡匠来了,做成和土炕一样四方形的毡,就像现在的床单,以免热炕烙着屁股。

  我见过毡匠擀毡:把羊毛撒开在毡匠的专用垫子上,用竹子拍打至化开,如同弹棉花。然后栽两个木桩,上面分别拴上麻绳,毡匠双手拉着麻绳,脚下一个似木桶的东西,把双脚放上去来回滚动,所以擀毡也叫擀毛。如此反复擀动,羊毛就交融粘在了一起,非常结实。这道工序一般需要两个小时才能完成。因为是手工,毡的边沿不对称,或凸出来或凹进去,但做成的羊毛毡暖和耐用。因为快过去五十年了,毡匠手工擀毡的过程就略记了这些。

  那时,山塬上的毡匠比较多,因为山塬上羊多。由于人们生活普遍困难,给毡匠掏不起工钱,就给点羊毛或粮食。

  现在,每当我看见家里那一块破旧的毡时,不由感慨,想起了毡匠以及那段贫寒岁月。

 


本篇新闻热门关键词:  

相关新闻
论坛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