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每日甘肃 > 平凉日报 > 我写平凉 正文

探访皇甫湾

来源: 平凉日报  作者: 张雅琳   2015-03-24 15:26  编辑: 安东(实习)


探访皇甫湾

  张雅琳

  灵台县城西50公里的朝那镇三里村,有个叫皇甫湾的地方,如一块神奇的魔方,吸引着我这颗异乡游子的心,昼思夜梦。可当我终于在一个冬日的午后,踏上这块古朴苍凉的土地,任思绪的翅膀飞向岁月的深层,和那个叫皇甫谧的历史名人对话时,我激动热渴的心却瞬间变得恬淡宁静了。

  1700年的风剥雨蚀,已经使这片土地显得沧桑而破败,那些残砖碎瓦、古道遗迹、坍塌窑洞犹如一面神奇的镜子,向我折射着曾经富贵一方的皇甫家族的显赫和兴衰。

  沿着那条蜿蜒的古道,让思绪搭乘上千年的古马车,翻过皇甫梁,走进歇马店,攀上车头坡,感受着和古人踏入同一条河流的那种心灵震颤。我恍然明白,我急切地想来这里,并不单是追求一种美妙的自然景色,而是循着古人的足迹,来寻找一种人文景观,一种深埋地下、寄寓山水间的远古文化和风土人情,探访千年前的学富天下、隐居不仕、带疾著书的皇甫谧传奇而卓越的一生。

  上到山顶,平坦宽阔的朝那塬犹如巨幅油画在眼前铺开,心情豁然开朗,仿佛走进了千年经久不衰的美丽传说。从河南新乡奔丧归来的青年皇甫谧,缟服素衣,乘坐满载诗书的豪华马车从热闹繁华的古朝那街道驶过。一片哗然声中,故乡人们以不同的心态接待着这位名振朝野的学者荣归故里。此时的皇甫谧博学多才,广闻多见,才华已列“七林贤子”之首,《帝王世纪》、《年历》等著作已让他载誉华夏,而“洛阳纸贵”的典故,更让那些名流学子争相拜见。然而,皇甫谧却悄悄地回到了宁静秀丽的皇甫湾,回到了先祖为避战乱而选择的这个临潭面山、背风向阳的山洼,避开了世俗的纷扰,潜心于针灸医学、史学和文学等多层领域的研究。

  站在清冷的三里塬头,眼望那苍茫浑厚的山峁,我终于理解了古人式的恬淡和从容,也终于明白了什么叫超然物外,什么叫隐入仙境。

  皇甫湾虽没有京城的繁嚣和俗务的烦扰,但这里相距古朝那县城只仅三里之遥,是全县政治、文化、经济、商贸的中心,外界的浮华还是侵扰着那颗静思潜学的心,让孤傲的灵魂无法隐逸。于是身患重疾的皇甫谧,毅然决定带着全家老小,离开他累世富贵的家族所在地皇甫湾,向东迁至100多里外的独店乡张鳌坡村,开辟药圃,治病救人。又在离此不远的中台镇崾岘村建读书台,著书立说。在他倾其生命完成了经典巨著《针灸甲乙经》的当年,也终老于张鳌坡村,儿子皇甫童灵、皇甫方回遵父训简葬薄安。

  夕阳的目光在暮色中显得苍古、迷离,给宁静安详的皇甫湾涂上了一层神秘的金黄。环望四面梁峁沟壑、潭水浅流、古道墓群,隐居内心的急功近利、骚动浮躁被一种虎啸山吟般的情怀所取代。皇甫湾,像个沉默、宽容、富于耐心的老人,在默默地等待着另一个神话传说的出现。

 

相关新闻
论坛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