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每日甘肃 > 平凉日报 > 半瓶子 正文

文人风骨 空灵境界

来源: 平凉日报  作者:   2014-12-05 11:31  编辑: 杨伟玲


  文人风骨空灵境界

  ——漫谈《刘海林画集》

  □张俊彪

  今年夏天,我退休重回令人终生都是魂牵梦绕的陇东故乡,扑面而来的尽是极其熟稔的黄土高原的泥土气息以及黄土地里繁衍生息着的缤纷精灵,油然而起的便是黄土孕育生成的人物与故事。我想起了陇上著名画家刘海林。于是约见故友刘海林,最先捧到手上的就是编入《中国美术家丛书》的《刘海林画集》(华夏文化艺术出版社),观画忆事,许久业已僵固的思绪便不由得雾起云生,活跃纷飞起来。

  我与海林相识正好四十年。记得那是文化大革命将近末期的一个早春,我刚从工程兵某部退出现役,有幸步入甘肃省人民出版社文艺编辑室编辑工农兵的文学作品,海林被文艺室请来为连环画文学脚本《铁牛奔驰》配图,我们同住在兰州南关十字出版社西侧楼房夹挤中的招待所平房小院里,终日在一个食堂吃饭,一个小院起居,差不多前后也有数月。我由于家境贫寒,一日三餐都吃素食,一季三月都穿没有领章帽徽的绿军衣。海林却不同,他年长我十多岁,领薪已有十多年,出生在甘肃宁县一个知识分子家庭,父亲又写得一手十分出众的毛笔字,在这样的家境氛围里,幼时也就喜好书画了,青年早就读完了甘肃师范学院美术系,三十来岁就在平凉地区群众艺术馆做起职业画家了,着实令我这个出生于正宁县的农家孩子眼热心慕。风华正茂的海林身材高挑而修长。衣着新而常换,头发乌黑,眉浓目明,鼻挺唇阔,脸润耳厚,的确是一表人才,气宇轩昂,只是与人交往时言少语寡,略显木讷,却也诚实可信,为人忠厚。由早春到初夏,两人在同一个窄长的小院里生活、学习、工作了数月,他完成了100多幅配画,回平凉去工作了。不久我也去庆阳地委宣传部从事新闻报道工作,一分手便是数年未见。《铁牛奔驰》很快面世,发行数万册,颇受青少年读者欢迎。后来他又配画的连环画《优秀共产党员张金生》竟然连年再版,先后发行数十万册,产生了较大影响。这是海林从事美术事业的第一个阶段,应该是学习与成长时期。

  时隔多年,我出差途经平凉,地区文联组织了一次座谈聚会,海林自然来了,不过这时他已人到中年,脸上已见人世沧桑留驻的风霜印痕了。他依然老诚持重,真挚热情,只是言少语缓,沉静多于青年时期曾经有过的豪迈与奔放了,岁月显然令他恬淡下来了。大约是一个路灯昏黄的傍晚,他邀我进入他的平房居家,还有一间堆叠着书刊与画作的简陋画室。晚饭时他饮了白酒,酒兴在他的双颊上布满了潮红,于是他的话语少见地涌流起来,一张一张地向我展示他的书画作品,谈他的创作构思与艺术探寻,当然也谈了他这些年的奔波与坎坷,更多的则是对人生的体悟与艺术的执著。夜已过半,窗外风声敲打着响动的门窗,他毫无倦意,却兴致愈浓,展纸,挥毫,泼墨,一连画了数幅,然后仍是热情高涨,又大字小字地写起了书法,还教我如何学写毛笔字。也就是这一夜,我见识了与印象中性格完全迥异的刘海林,激情澎湃,痛快淋漓,一个典型的中国传统文人的双重性格的画家形象就立起在我的脑海了。后来大概还见过一两次面,也都是我从兰州途经平凉回故乡探望老父时,平凉歇脚驻店与他短暂一叙,知道他心无旁骛,一直在写,一直在画,一直在学习与求索中孜孜不倦地追寻着他从青少年时期就已扎根心头的画家梦。从他对美术的审美见解,还有他拿出来给我尽数阅读过的画作,我在心里感觉着,认为这可以说成是海林美术事业的第二个阶段,也是他的人生与作画共同经历的自我悟识与自我提升时期。

  上世纪九十年代初我离开故乡广袤厚实的黄土地,南下深圳工作与生活,一晃就是二十多年两人也就难得见面了。大凡有陇上文艺界的人士来深圳,我都会打问海林的情况,星星点点地聚拢起来,也就了解到他的一个概貌:关门读书,关门作画;八面山河田园采风,四处城域参与画展;好像也为青年美术班讲过作画,还应邀为古寺庙观的壁画进行设计和彩绘……至于他的修为达到何种境界,书画提升何等水准,也就不得而知了。谁知时过二十多年迎来此次相见,二人都是感叹唏嘘,竟然一时语塞。他已年过古稀,我也人到耳顺,脸上都有了很多皱纹,头上都添了很多白发,浑身上下也就显露出很多老暮之气,真可谓是新貌换旧颜,假若迎面走在闹市的大街人流里,定当相见难相识。只有当我翻开《刘海林画集》的时刻,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之感,便骤然升起心头了。海林的画作先后入选很多有影响的画展,也获得不少美术奖项与荣誉,特别《阳春》被收入《中国现代美术大系》。他虽已退休多年,仍担任甘肃省书画研究院副院长、西北书画研究院顾问、陇东画院副院长、平凉市美协名誉主席,只是盛名之下,人却平静恬淡低调祥和,衣饰也简单质朴率性随意,如同黄土地里一条熟透了的金灿灿、沉甸甸弯腰低头的大谷穗,质朴无华,饱满丰硕。

  海林入选画集的作品,还有数量浩大准备精选出版的画作,总体看来,画面简洁,笔法自如,泼墨写意,神韵悠深,散发浸润着一种浓郁厚重的文人风骨,空灵境界。他早年习研油画,作品也在油画展览中多次夺冠折桂,如《惜别》和《开镰》等。而后注重国画创作,自然将油画的诸多画法与技巧,融入国画的创作实践之中,使他的作品在构图、线条、光线和色彩等方面别具一格,自成一体,渗透着国画与油画多重的审美元素与意蓄情趣,像《雪原》《长城之子》《太白醉酒》《济公图》等,都先后在参展或大赛中获得国家与国际奖。我总认为,一个称得上优秀的画家,首先必须在绘画上具有超群的艺术造诣,同时应该在书法艺术方面达到较高水准,并且对文学特别是古典诗词保持浓厚兴趣,也是一位好的篆刻欣赏与实践者。海林这些年的画作,已经攀上了自己内心期冀达到的高峰,而他的书法作品,也在全国大展和比赛中受到赞誉并获奖,至于文学与古典诗词的功底,在他大量的书画作品中都已表现和反映得相当充分,对于篆刻也有探索与尝试,因而他的书画作品往往浸透着中国传统古典文人的遗风,巧而不露斧斫,拙而深藏灵秀。

  静下心来,比较全面系统地回顾和欣赏海林的国画作品,大体上可以分为人物画与花鸟画两大类,在人物画中又可以分出古典与现代人物两个种类。尤其近年来的画作,看得出海林渐渐向中国古典文人画的风格与意境刻意潜心临摹和研习的不懈匠心,也许这就是他提升自我的惟一成功之经。而他的画风,愈来愈明晰地是在追随一代宗师徐渭的水墨画的风格、技巧、意境和审美,渐渐地作品也就有了一种化繁就简、深入浅出、禅意空灵的清新恬淡之美感。古典人物画《老子出关》《禅定图》《推敲图》《钟馗图》《蒲松龄小像》《弥勒佛颂》《张果老像》《寒江独钓》《空山鸟语》等,人物形象古朴典雅,神态自然天成,画面充溢着诗意禅境。现代人物画《陇上道情》《山丹丹开花红艳艳》《家常话》《信天游》等质朴生动,祥和美好,扑面而来的是一阵阵黄土高原浓郁得化不开的乡土情怀和人文韵致。花鸟画《寒冬枝头情切切》《松果招鼠来》《俏也不争春》《晚秋》《双禽图》《松鼠图》《宠物》《春艳》《花香不在多》《芦花牵牛》《菊花金瓜》等等,三笔两描一幅画,情趣盎然一剪景,令人心旷神怡,余韵悠长;特别像《石榴图》一袭斜枝,二枚石榴;《菜蔬图》笔墨简约到让人叫绝,一个绿萝卜,两条红辣椒……在这些水墨画中,无一不映浮着徐渭同类杰作的魅影。海林自为得意的更是一色泼墨的十米长卷和五米长卷《陇上毛驴图》,前者有驴七十多头,后者大小毛驴五十三头,真是百驴百情,千驴千态,活蹦乱跳,栩栩如生,神态各异,一派勃勃生机,满纸生活气息。仔细观赏他的《毛驴图》,不由得让人想起黄胄笔下的毛驴,风格气韵不同的只是,黄胄在陇原画毛驴的年代,国困民穷,那年月人无粮,驴无草,人畜争食,粮草不分,百姓往往以草代粮,因而满目饥荒,遍野饿殍,人畜皆尽瘦骨嶙峋,于是黄胄笔下的毛驴便无一不是脊如刀削,嘴似笋尖,皮下见骨,毛里露筋,不愧是那一阶段的生活写照与时代缩影;然而海林画驴已是世纪之交前后,军渐强,民始富,国亦兴,据说许多乡村的鸡不啄瘪谷,猪不吃麸糠,狗不食粗粮,也就不见黄胄时期的瘦驴了,因而海林画的驴,不论大驴小驴,还是老驴幼驴,尽皆体硕肢健,毛皮光亮,有了一种撩拨人心的精气神。总而言之,不经磨难,难酬沧海,从海林的画作与人的神态,如今这一阶段,真可谓是他的成熟与收获时期,也是他真正步入了人生与艺术的第三境界,即淡泊与空灵状态。

  2014年7月6日于庆阳


本篇新闻热门关键词:     

相关新闻
论坛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