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每日甘肃 > 平凉日报 > 半瓶子 正文

邀约青春,我们一起走过

来源: 平凉日报  作者:   2014-12-03 10:49  编辑: 杨伟玲


  邀约青春,我们一起走过

  □景颢

  1985年盛夏的一天,一场特大暴雨夹裹着冰雹袭击了位于达溪河上游的枣子川一带,大田里一片狼藉。正在家中度暑假的我,以文学的笔墨对这场雹灾进行了细致的描写,并以我自己的观察对灾情进行了大致的评估。文章写成后,我满怀信心地将稿件寄给了刚复刊不久的《平凉报》。当时的通讯并不发达,所有的稿件都要通过乡镇邮局送达。大概过了十多天,我收到了《平凉报》的一份退稿信。给我回信的是报社新闻版编辑王生笏,回信是一手漂亮的毛笔字,大致的意思有三条:一是新闻报道一定要交待清楚新闻发生的时间、地点、人物、事件、原因和结果,也就是新闻的六要素,我写的稿件中有许多要素不完全;二是新闻报道一定要有非常准确的新闻事实,比如受灾面积、损失情况的准确评估和测算;三是重点要报道受灾后当地干部群众抗灾救灾、共度难关的情况。一看王老师的点评,我才知道我写的只是一篇跟中学生作文一样的记叙文,根本不是新闻报道。文章虽然没有发表,但《平凉报》的这封退稿信,还是让我激动了好多天。这封退稿信,给我上了新闻写作的第一课,让我受用终生。

  后来,我还给《平凉报》的“泾水”副刊投了许多文学习作,也都是泥牛入海,甚至连我期盼的退稿信都没有。这样的日子过了大半年,在灵台那个溽热的夏天,我度过了我求学时代最难熬的时光。那时候,爱情离我还很遥远,诗歌是我的最爱。对诗人和诗歌,我们甚至充满了敬意。终于,有一天,在《平凉报》的“泾水”副刊上,我看到了我的名字--一首小诗《童年》刊登了,那是我的处女作!我清楚地记得,那一天是1986年11月26日。和上次一样,我经历了又一个不眠之夜。不记得是2元还是3元的稿费寄来的时候,我请我的几个好朋友去看了一场电影。

  1997年10月25日,是个普通的周末,已在平凉时报社供职的我约了平凉日报社记者李凡,去走访平凉市安国乡上李村的一个特困社——九沟。位于大山深处的九沟是安国乡东沟与崆峒后峡的分水岭,又是平凉市与宁夏回族自治区固原、泾源的三交界处。一大早,我和李凡从安国乡政府后面的一条山沟一路步行,走了20里路赶到了九沟村。在村口,我们遇到了一个手拿长木把勺子,正在一个石窝子里舀稠乎乎的泥浆水的70多岁的老婆婆——这是村子里惟一的一个取水地。就是这样一个石窝子,每天只能渗出几桶水,等上大半天,每户只能取上一桶水。正在患病的54岁的社长郑佐义,陪我们走遍了全社的9户人家,眼前的贫困与闭塞,远远超出了我们的想象:9户人家房无片瓦,村子里没有卫生所,没有电……看着眼前的这一切,我和李凡被深深地震撼了。采访结束,怀着沉重的心情,我和李凡又用了2个多小时才返回山外的安国乡。强烈的责任感,促使我们写出了一篇饱含深情的稿件——《九沟在呼唤!》,并于1997年12月20日在《平凉日报》刊出。稿件见报后,平凉市各级领导及安国乡党委高度关注,地、市两级领导亲自赶到九沟进行实地调研,制定解困方案。一个月后,罹患癌症的郑佐义社长离开了人世,他虽然没有亲眼看到九沟村的未来,但两年后的2000年,经过各级政府的不懈努力,政府共集资20万元,将九沟社的9户村民整体搬迁到宁夏回族自治区中宁县马家梁乡,每户拥有1亩水浇地,家家盖起了新居,生产生活条件大为改善。仅仅因为一篇我们用心写出的稿件,就改变了大山深处9户人家的命运,这是我们始料未及的。这就是新闻的力量!

  很多年里,我一直在想,在我的人生旅程中,还没有一件事情能够像《平凉日报》对我的生命轨迹产生过如此深刻的影响:《平凉日报》就像我生命中一个坚实的支点,因了她,我才有了展示自我的平台;因了她,我的生命才与以往大不相同。因了她,我的3部文学作品才得以出版,我的诗集才能够获得第四届黄河文学奖。30年过去,当我回眸往昔,《平凉日报》已然变得更加成熟。邀约青春,回忆那些激情燃烧的岁月,我相信,《平凉日报》将会一如既往,承载更多更好的社会责任与普通人的美好记忆!

相关新闻
论坛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