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每日甘肃 > 平凉日报 > 泾水 正文

麦穗情

来源: 平凉日报  作者:   2014-11-14 10:39  编辑: 司庆元


麦穗情

  □景晓辉

  我很小的时候,家里的日子很穷,父母亲经常为一家人的口粮不够而发愁犯难。父母亲每天都要拼命地参加生产队里的劳动,以超常的劳动换取更多的工分,争取能够分到更多的口粮。所以每当夏收的时候,父母亲总要领着我到地里去拾麦穗。

  那时候还没有包产到户,大家的心里只有一个集体观念,所有孩子拾到的麦穗都要交到生产队里去。每当日落西山的时候,成群结队的孩子们便争先恐后地向生产队上缴麦穗。

  我记得很清楚,生产队里负责收粮的人手里提着一杆秤,逐个地称,按每个孩子拾麦穗的重量,将所得工分记到各自家长的工分手册上,到年终统一结算工分,然后再按每家的工分多少,给大家分口粮。当我把一大把、一大把的麦穗缴上以后,心里不知有多么高兴,有多么自豪,因为我已经长大了,能帮助父母亲分担一定的家务活了。那年,我只有七岁。就这样年复一年,我拾了3年麦穗,所有的劳动果实都上缴到大集体了。

  家里的日子,就像一辆沉重的木轮车,在父母亲的全力拉动下,一点一点地、慢慢地向前行进着……

  包产到户以后,村里人都有了自己的承包地和自留地,生产的积极性变得空前的高涨。每当夏收的时候,大家像疯了一样,不知疲惫地干活,一家比一家收得快,一块地比一块收得干净,全村上千亩小麦,十几天就收割完了。这要是在大集体,最快也得收割一两个月。这时候,拾麦穗的事自然也不会放松。每当下午放学以后,我总是一手提着篮子,一手拿着鞭子,赶着父亲买回来的两头小猪到麦茬地里去放。一路上,自己快乐得像只小鸟,蹦着、跳着、唱着儿歌,一路奔向麦田。麦地里,小猪尽情地吃着撒落在地里的麦粒,我则欢快地拾着麦穗……每一个麦穗都是胖胖的,那么可爱,那么让我激动。一个夏天下来,细心的母亲把我拾回的麦穗一点点地用手搓下来,收拾干净后,用一个破旧的袋子装好,小心地存放起来,以补贴口粮。

  大热天里,村子里常常会有串村换西瓜的生意人拖着长长的嗓子喊:“换西瓜哩——”、“换——西瓜哩——”每当这时候,不很懂事的我便哭着、喊着要母亲给自己换西瓜吃,母亲总是拗不过我,就从那个破旧袋子里舀出两碗麦子,为我换一个西瓜。看得出,母亲当时是很不情愿的。虽然说包产到户以后,家里的日子比以前有了很大的变化,但是,一辈子过惯了贫苦日子的父母亲,一直保持着那种省吃俭用、辛苦劳作的习惯,日出而作,日落而息。

  日子就这样,在父母亲一点一滴的积攒中,逐渐地好了起来。

  1989年夏天,我考入一所中专学校,开始了我的求学生涯。四年后,我参加了工作。从此,我回家的机会越来越少,夏收偶尔回家,也再没有看见田野里拾麦穗孩子的身影。

  今年夏天,我回家帮父母亲收麦子。火辣辣的阳光烤在麦田上,眼前一片金黄。父亲抓过镰刀,迈入麦田,躬身抓住黄灿灿的麦子,只听见镰刀嚯嚯。等我缓过神来,父亲已经走进麦田深处,身后整齐地躺着大片割倒的麦子。我拿起父亲给我准备的镰刀,跟在他身后,收割成熟的庄稼。日过中天,父亲从麦田里直起身子,用手抹了一把脸,我看到,父亲脸上的汗珠随着手势在空气里飞溅,脖子上滚动的汗珠,闪闪发光,被汗水浸透了的背心,紧紧地贴在脊梁上,望着弯腰熟练地捡麦穗的父亲时,我的心灵被震憾了!记得有好多次,我都因为父母亲拾麦穗而抱怨他们。然而今天,我才真正地明白了:父亲不仅仅是在拾麦穗,他在寻找被时间磨碎了的生活的点滴,他在捡回自己撒落在土地里的汗水……

  而眼前的一幕幕,总会使我想起拾麦穗的情景。我要告诉我的孩子,夏收到了,跟爸爸回家去拾麦穗吧,那是爷爷撒落到地里的汗珠啊!

 


本篇新闻热门关键词:  

相关新闻
论坛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