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总编信箱]

原来母亲也会老
 

原来母亲也会老

  □泾芮

  短发、中等个儿;衣着朴素、干净;说话言简意赅、实在;起得早、睡得晚,这,便是母亲。

  这,便是母亲留在我脑海深处的记忆。正如村里人所说,你母亲啊,永远那么年轻,不知疲倦,浑身有使不完的劲。

  是吗?我一直以为乡亲们说的这句话是真的,母亲真的永远年轻,永远活力四射,浑身有使不完的劲。然而今年回去,却发现,母亲的两鬓布满了白发,且身体一日不如一日,隔三差五就得去趟医院。那一刻,我兀自伤神,不是因为村落的萧索,而是因了乡亲们那句母亲永远年轻的“谎言”。

  原来,母亲不会永远年轻,母亲也会老。

  在我回去的那些日子里,一有空闲,我便静静地凝视母亲。每一次,母亲的目光总是慌张地躲闪,似乎我会从她的眼神里挖走什么生活的不如意或者内心的愁。和她聊天,说话也是战战兢兢的,生怕说错一句话会让我不悦;且手还不时地抖着,我就纳闷:那个风风火火的、浑身永远有使不完劲的乡村妇女哪去了?她,还是我的母亲么?

  不用怀疑,的确是的。也再次说明,母亲真的老了。

  我故意把一只开口的袜子寻出来让母亲缝补。母亲先是一愣,接着有些紧张地寻找针线包。从母亲的笑容里,可以看得出,她很高兴。而她,可能没有预料到我会让她替我缝补袜子。其实,母亲哪里知道,我是想寻找更多在母亲怀抱里的温暖,也让母亲重温一下年轻的幸福。

  母亲的眼睛有点不好使,明明对准的针孔,线却穿不过去,反复折腾了好几次。我坐在一旁静静的看着手忙脚乱的、额头明显有些汗渗出的母亲。那一刻,忽然很心疼。这,还是我的母亲吗?想当年,我哪怕破上十双袜子,母亲三下五除二,一会便会缝好。而今,她却是心有余而力不足了。看来,母亲真的老了!

  我想吃老家可口的搅团,母亲说,想吃了我给你做。其实,做搅团很费力,把面一点点倒进开水锅里后得用擀面杖一圈一圈地搅匀。要不然,做出来的搅团有生糊糊。恰巧,邻居的阿婆过来取东西,她看见母亲在做搅团,得知是我想吃,便一个劲数落我。你看你这娃娃,外面啥好吃的没有,你非得吃个搅团,你不知道做搅团很费劲吗?再说,你母亲一直有病,身体很虚弱,你咋能这样折腾呢?我内心有几丝不忍,看着母亲满头大汗地在锅台上忙活。我本想告诉阿婆一些什么,但我什么也没有说,我想,做儿子的,怎么会忍心让母亲累着呢?倒是母亲,一个劲地说,不累,不累,孩子回来就几天,想吃啥我就给做么。

  搅团做好了,里面有很多生糊糊,味儿也大不如以前。母亲一边往我的碗里夹菜,一边埋怨自己,老了,不中用了,连个搅团也做不好。我没敢抬头,怕眼神告诉敏感的母亲一些什么。低头边吃边说,妈,搅团香得很,我就喜欢吃这样的家常便饭,再给我盛一碗。母亲舒了一口气,起身向厨房走去,她的身子,明显有些蹒跚……

  母亲老了,再也不能麻利地帮我拍打满身风尘;母亲老了,再也扛不动锄头和铁锨下地去干农活;母亲老了,再也背不动孙女满村子乱转……

  

 


本篇新闻热门关键词: 
 

 相关新闻
海峡两岸信众共祭华夏母亲西王母   2014-04-29
静宁加大贫困“两癌”母亲救助力度   2014-04-01
收藏家捐赠10万元资助贫困母亲   2014-03-10
文化:西王母应作为华夏母亲崇拜的六个理由及现实意义   2013-10-11
华夏母亲西王母女性文化内涵与《周易》   2013-08-22
泾川县主办华夏母亲节研讨会   2013-07-03
“母亲健康快车”公益项目温暖乡村妇女   2013-03-28
傅作义的母亲和兄长在平凉   2013-01-11
母亲是我幸福的源泉   2012-12-21
故事:母亲养狗   2012-10-12
 图说平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