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总编信箱]

想起那年点猴灯
 

想起那年点猴灯

 

  □吴勇文/图

  爱好摄影30余年,零零星星也有自己拍摄的图片被崇信县档案馆收藏。每当翻阅到这幅《点猴灯》,那年我当新女婿背猴、点猴灯的情景总是浮现在眼前。

  1989年正月十五元宵节这天,鹅毛大雪纷纷扬扬飞满天,北风啸啸刺骨寒,我携刚过门不久的媳妇顶风冒雪,回到她的娘家老屋背猴、点猴灯。刚进老丈人家门,厨屋里云蒸雾罩,依稀可见几位婶子、姨娘来回穿梭于锅台案板之间,忙忙碌碌地用水烫、锅焐、笼蒸酒谷面团。从坐北向南的上房里不时飘出欢声笑语,窗户上鲜红的剪纸窗花《喜上眉梢》、《五子登科》在雪花的映衬下显得格外耀眼,隔窗往里一瞧,土炕上有五六个小脚老奶奶正围坐在炕桌边谈天说地,手指间飞快地拨弄着面团,那面团几经她们的手指反复捏掐,瞬间变成了一个个栩栩如生的小动物形状。进得屋来,只见桌椅柜台上摆满了足有上百个十二生肖形状的面食小油灯,方桌中间有一尺多高的大面猴,鹤立鸡群般站立其间,面猴的头顶、肩膀、腰背、脚面等处都搁满了小面灯。鹤发童颜的三奶奶一边给猴灯上插棉花芯,添加清油,一边絮絮叨叨地述说着新女婿背猴、点猴灯的由来,她说祖祖辈辈流传在崇信县境内的这一习俗,大多都与人们期望早生贵子的传统观念有关。此时此刻,我心中却暗自盘算着如何在点燃猴灯时抢到那个大面猴,背回家中蒸熟擀成面卷吃掉,要是被别人抢走了面猴,还得花钱带礼品上门赎回。

  傍晚时分,风止雪霁,农家小院中的积雪被清扫得干干净净,院落中央搁放一张方桌,方桌上依次架起小炕桌和量米用的斗、升,最顶层的升子上面安放上最大的面猴,斗和炕桌、方桌的边缘上排列布满了上百个小面食油灯。这时,有一年长者入场主持点猴灯仪式,简短的开场白过后,听从口令我和媳妇一拜天地,二拜岳父岳母,再拜父老乡亲和面猴,然后拿来麻秆点着火,让我们从面猴头顶的那盏灯开始往下点着,接着是岳父的家人、亲戚和邻里逐层将所有的面灯点着。此时的面猴七窍生烟,火眼金睛,煞是威风。

  随着一阵清脆的鞭炮声响起,年长的主持大呼一声“天亮”,我疾步冲上前去,双手抱住大面猴灯直往外冲挤,有几个年轻力壮的小伙子撕扯住我的衣服试图抢夺猴灯,我极力挣脱开他们的纠缠,跑进上房将面猴藏匿起来,回头再看那些观灯的大人小孩们已将面灯一抢而空,那些抢到面灯的人一手掌灯一手挡风,人走灯移,缓缓向外散去。

  时光荏苒,25个春秋过去,如今又恰逢女儿出嫁,马年正月十五元宵夜,女儿女婿来背猴、点猴灯,我亲手为他们点燃希望之灯,愿中华民族文化习俗和优良传统美德世代相传,愿我们的子孙后代生活幸福美满,前程辉煌灿烂!

 


本篇新闻热门关键词:   
 

 相关新闻
 图说平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