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总编信箱]

最是寻常农家饭
 

  最是寻常农家饭

  读孟浩然《过故人庄》

  □杜满仓

  唐朝的田园诗人不少,但是真正配得上“浅淡清真,语出自然,淡语天成”的赞誉,而又自始至终有这种气韵的,只有孟浩然一人。他的诗句像一股新阳照耀下的禾苗泥土,散发着生动自在的田园气息,又闲闲地透着隐逸之风。难怪李白在《赠孟浩然》一诗中开门见山地说:“吾爱孟夫子,风流天下闻”。

  说起来,孟浩然是个有人缘而无官缘的人,一生几起几落,没有做多大的官儿,所以在他身上没有多少官味儿。后人评论他是七分本性,三分天意。这样一个平民化的诗人,自然就有了不少平民化的朋友。其中最有代表性的是《过故人庄》,它形象的反映了一个普通官员和一户普通农家的亲密关系。

  “故人具鸡黍,邀我至田家”。开头两句,简单随意,直奔主题。看是寻常,实不寻常,它在平淡中蕴藏着深厚的情味,这正是不用客套的至交之间所可能有的最好形式。饭菜是以农家自养的土鸡和自种的小米做的。这种相邀,既显出田家特有的风味,又见待客之简朴。正是这种不讲虚礼和排场的招待,朋友之间才能打开心扉,敞开胸怀。在这里,你丝毫看不出官场特有的那种谄媚之气和奢侈之风。试想,如果是下级接待上级或着官场宴请,这样简单的饭菜,是万万端不上桌面的。按当今社会的潜规则,少了山珍,少不了海味;少了鱼翅,少不了“大蚂蚱”(有些人对龙虾的戏称),至少也不会少于七碟子八碗吧!

  诗接下来写了故人家的居住环境。“绿树村边合,青山郭外斜”这座村庄近有绿树合抱,远有青山环绕,使人感到清淡幽静而绝不冷傲孤僻。在这里是找不到豪包的,有的只是普通的农家房舍。“开轩面场圃,把酒话桑麻”。面对这如诗如画的自然环境,宾主临窗而坐,怎能不打开窗户,欣赏这美丽的田园风光呢?可以想见,打开窗户,他们看到的既不是遮睛蔽目的高楼大厦,也不是令人头昏眼花的霓虹灯,而是一片打谷场和菜圃。试想想,在这样优美舒适的环境中,你手中举的不是茅台酒、五粮液,而是农家自酿的低度酒。这种强烈的农村风味,使你不由得不和主人一起“话桑麻”了。在这里,你不需要强装笑颜,也不需要揣猜对方心理,更不需要左右逢源摆平各方面的关系。这种场合的谈话是自然地、轻松地、愉快的,和谐的。一天的劳累,多日的奔波,心中的不快,统统丢到九霄云外了。这种使人心旷神怡的聚会,自然就引出了“待到重阳日,再来就菊花”的预约了。

  《过故人庄》也勾起了我不少的回忆。过去下乡,我们都是住在农村,吃在农家,那普通的家常饭,至今想起来,仍然让人口有余香,回味无穷。记得前些年,《平凉日报》曾刊登了一位农民通讯员写的文章:《咱们书记下乡来,家常便饭做招待》,看来,基层也是喜欢这种不讲排场,不设虚套的接待的。

 

 相关新闻
 图说平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