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总编信箱]

去除文化中的粗鄙
 

  去除文化中的粗鄙

  □阮直

  中国主流文化的儒家文化本是温文尔雅,文质彬彬的君子文化,可是几经演变、伪型,儒雅的成分逐渐呈阴性,粗鄙的毒瘤倒茁壮成长了。

  儒家文化作为执政者的体制设置从1919年之后就退让了,但作为人的修养、作为民众之间伦理道德的基本准则从来就没缺席过,执政者的个体行为无不渗透着儒家文化中的儒雅与斯文。

  就是在北洋军阀执政的十六年里,其文化都没被武化与粗鄙过。推翻清王朝的革命虽说也流血牺牲,但那不是流氓土匪的造反,是革命。革命的手段是残酷的,但革命的目标是斯文的。就是要建立亚洲第一个民主与自由的宪政政府,以实现人的尊严与人格的平等,这也是儒家文化中的仁政之核。“五·四”运动虽说也喊出了“打到孔家店”口号,但那不是对儒雅文化的本质的践踏。“五·四”运动其实是新文化运动的象征性爆发,整个新文化的运动是对人本精神与人文情怀的招魂,是要割除旧的政治体制中对人性随意践踏的毒瘤,是要淘洗被染脏了的民族文化,是去除满清王朝中对知识分子人格的粗鄙化的残酷,吸纳普世价值观,融合我们的民族文化。

  新中国成立之后,党和国家的领袖中无论是文官还是武将都是大儒与大雅的风范,刘少奇、周恩来、宋庆龄儒雅的君子之风都赢得了对手的尊重;朱德、刘伯承、徐向前、叶剑英等十大元帅中更多的都是儒将,就没有张飞、李逵似的粗鄙莽夫。

  那么,近些年我们文化中的粗鄙从何而来呢?官员处领导职位时作风蛮霸,处属下时卑躬屈膝,众人面前,衣冠楚楚,摇身一变,卑鄙下流。民众中的坑蒙拐骗、唯利是图,啥不要脸的事情一旦说是“为了生存”都可原谅,粗鄙粗到了不顾及脸皮,粗鄙鄙到了不要尊严。要追溯文化中的粗鄙化根源,我觉得就要从“反右派”开始。“反右派”运动的表现形式是打着政治运动的旗号,其实,更深层次的含义是一场对知识分子“仇恶”的文化运动,是我们政体粗鄙化的开始,是“文化大革命”的前奏。你不是觉得你儒雅斯文吗,你就去扫大街,你不是觉得你有品位吗,你就去掏厕所,你不是觉得你是知识分子吗,你就去接受“劳动教养”,让你的“教养”与劳动结合看看还有无儒雅。大、中、小学,文化单位都调入了没文化的“工农兵”进入领导班子,也称“掺沙子”,就是要粗鄙我们的文化。这种体制化扫荡儒雅的做法虽说在后来全部“拨乱反正”了,但是粗鄙不是卑鄙的价值观也就被大众认可了。

  我们对儒雅的本身没了尊重与崇拜,儒雅成了一件燕尾服,高官穿在身上是礼节的需要,富人穿上是玩玩附庸风雅,平民百姓穿上就是得瑟。

  但在欧美,人们对贵族、绅士的儒雅、斯文风范的敬意从来就滋生着,看看英国人对王室的尊崇,法国人对诗人敬重、德国人对哲学家的崇拜,永远胜于金钱。而在我们当下,权力、金钱把社会的审美价值观完全颠覆了,一个大官骂了小官成了魄力,一个县长踢翻镇长的酒桌也算弘扬正气。当粗鄙被权力所崇拜,整个社会就向着粗鄙狂奔。比如,官员视察时前呼后拥,大款洗脚时也马仔左右,博士毕业的官员以说粗口为荣,作家以流氓自居,艺人要虚荣的面子,不要尊严的面子。“****”,“草民”、“屌丝”、“哇塞”、“雄起”、“胸器”这些粗鄙的语言都成了时尚。甚至出现了最有趣的反差,底层的乡野民众因较少受所谓现代文明和政治教条的影响,而最为文明;精英群体却普遍的粗鄙、鄙陋、卑鄙。诸多官员、商人、甚至部分学者的糜烂生活,就是时下的真实写照。

  走出粗鄙,首先不要让斯文扫地,这是走向人的尊严的第一步。人类进步的足迹就是告别野蛮与粗鄙的起始,唯如此才能得到、并享受优美、安宁的生活,也就知道、得到、享受优良治理秩序之美。

 

 相关新闻
全市宣传思想工作暨文化产业会议强调:开创宣传思想文化工作新局面   2013-03-01
简明新闻   2013-02-27
泾川县玉都镇康家村农耕文化馆   2013-02-22
甘肃四类文化资源丰度排名全国前五   2013-02-21
华亭县不断加大文化基础设施建设   2013-02-19
静宁县注重加强文化产业建设   2013-01-29
崆峒区泾川县崇信县春节文化活动“菜单”抢先看   2013-01-29
泾川县积极挖掘民俗文化档案   2013-01-25
泾川县科技文化卫生“三下乡”活动有序进行   2013-01-24
崆峒区净化文化娱乐市场让学生寒假生活快乐安全   2013-01-23
 图说平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