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总编信箱]

两盘菜的年饭
 

  两盘菜的年饭

  □陈学生

  小时候的冬天比现在冷,到过年的时候,穿着前后打补丁的棉衣棉裤,个个张飞样。因此扯花布做新衣就是过年的标志。我6岁那年,知道了美,羡慕小伙伴穿新衣,但心里又十分清楚新衣是穿不上的。父母看着我们失望的表情,盘算着怎样过年。到了腊月二十五,父亲郑重其事地说:“今年过年让你们吃个新鲜菜,把萝卜替换下来。”他说那菜是你们从没见过的!

  姐姐问:“是什么菜?”

  “是菜花!”父亲满脸喜悦地答道。

  “菜花?”我们姐妹几个异口同声地说,满脸的疑惑。

  “那菜跟花一样?是什么颜色的?”我好奇地问。

  “那菜分两种。一种是白色,一种是绿色,绿色的比较少见,但营养价值高。把那花朵一一掰下,放点肉片,再放点葱、姜就那么一炒!”父亲边说边用手比划着。“八分熟,出锅,点上点香油,嘿!放在口里一嚼,发出嗑哧嗑哧的清脆响声!”我们几个专注地听着父亲的描述。

  很巧在腊月二十七,父亲早晨起来去一里远的水井担水,在回来的路上,捡到别人弄掉的一片干干的黑黑的三寸长的叶子。父亲到家高兴地对母亲说:“今年过年让孩子们尝尝海味!”母亲瞥了父亲一眼说:“竟说梦话,难道去偷鱼?”我们也吃惊地看着父亲,父亲从背后拿出他捡到的那段干叶子。

  “唉,一片叶子,我还以为是小鱼!”我不满地嘟囔道。

  哥哥和姐姐们也很失望。

  父亲翻来覆去地看着手中的那片叶子严肃地对我们说:“你们等着瞧吧,保准给你们变出一大盘没吃过的海味!”

  在年关的最后几天里我们被快乐弥漫着,等待着大年的到来,盼望着吃到那种神奇的菜。

  终于迎来了大年三十。早晨我们就吵嚷着要母亲拿出托人家从几十里之外买回的菜花吃。母亲取下包在菜花外面的旧布,我们看到它被绿色的叶子包裹着。母亲轻轻地掰下它的外衣,里面是奶油一样白的圆球,远点看像盛开的白瓷花!母亲和我们兄妹几人小心翼翼地把那圆球上的小花朵掰下来放到盘子里,准备下锅。这时候的父亲在忙着做那道海味菜。父亲把那三寸长的叶子放在热水里煮。一会儿,我们发现它慢慢的变大,叶子逐渐展开。叶子煮开后,父亲说闷会儿比这还大。当他从锅里把它捞出的时候,我们看到它最少比原来多出二寸,叶子宽宽的有15厘米。这时候父亲对我们说:“这菜的名字叫海带,是生长在海中的一种植物,含丰富的人体中不可缺少的碘。在海边的人,他们吃的菜就是这个,就如同我们吃的大萝卜白菜。”从此,我记住了它的名字。

  开饭了,我们津津有味地吃着平生第一次吃到的“富贵菜”。如今可以天天吃上这两样菜,但再也吃不出那种诱人的味道。


本篇新闻热门关键词:     
 

 相关新闻
 图说平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