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每日甘肃 > 平凉日报 > 平凉人物 正文

灵台县上良乡电影放映员张克勤的故事

来源:  作者:   2008-07-24 09:49  编辑: 张玉玲


  本报记者 郭春妮

  一辆破旧的架子车,五只装满电影放映器材的沉重木箱,有人拖着它,一走就是32年!32年的春华秋实、32年的风霜雪雨,所有的艰难苦辛没能阻挡他匆忙的脚步,这个执着于梦想的人把一生中最美好的时光,献给了电影和那些同样喜欢电影的乡亲。

  他叫张克勤,人称“电影老张”,是灵台县上良乡右集村城门社的乡村放映员。32年来,他拖着自己羸弱的身躯,走村串户,义务为乡亲放映电影7500余场,连续多年被评为全县优秀放映员,1990被甘肃省文化厅评选为先进工作者。

  见到张克勤的时候,他刚领着群众修路回来。他现在除了义务为群众播放电影,还担任着上良乡右集村城门社社长的职务。瘦削的身材、布满沧桑的脸,步履中带着几许的沉重,55岁的张克勤是个沉默的人。但当我们说到电影的时候,他的话匣子一下子打开了,神情中浸透出沉醉憨厚的微笑,仿佛又回到了曾经的年轻时代。

  “我喜欢电影。”在仲夏温热的风里,张克勤擦着脑门上的汗这样说。

  1975年的春天,在上良乡中学读书的张克勤,在乡剧院的空地上看了感动他一生的电影《卖花姑娘》。电影结束了,张克勤却还呆呆地站在原地,光影声响展示的那个故事让他沉迷,文化贫瘠的乡村父老乡亲对电影的痴情让他震撼!从那天起,张克勤爱上了电影,爱上了光影背后的人生。

  或许是命中注定的一个机缘,当时正好碰上上良乡政府录用半脱产的电影放映员,张克勤意外地以优秀青年身份被选中。1976年1月7日,是值得张克勤一生铭记的日子,这一天,时年23岁的他,成了渴望已久的乡村电影放映员。带着满腔的热爱,他开始了走村串巷奔波劳碌的放映生涯。

  《长空雄鹰》是张克勤当上电影放映员后放的第一部影片。从那以后,他便与放映机、拷贝、银幕,与乡村和朴实的乡亲们结下了不解之缘。在张克勤积攒下来的十几个大大小小的放映记录本上,密密麻麻地书写着他放映过的村庄和片名,透过这些纸页泛黄、字迹工整的行行文字,依稀就能看见老张艰难奔波的身影。

  1976年11月的一天,配合政治宣传需要,张克勤去百里乡寺沟坪放影,百里是灵台县的一个偏远山乡,许多山里的群众等了好几年都没看上一场电影。张克勤一到,山里的群众就像过年一样。许多的人翻几座山赶了一天的路只为了看一场电影。电影开演了,天却下起了小雪,群众舍不得走,张克勤就撑起了雨布,站在露天里坚持放映。雪水落在衣服上融开了,被冷风一吹结成了冰坨子,张克勤愣是在风雪里站了四五个小时。电影放完了,怕雨雪封道,张克勤又牵着骡子冒雪赶往下一个放映点稔沟社。好心的群众送他一大块塑料雨布,他却用塑料雨布来遮裹放映器材。从寺沟坪到稔沟要过17道河,11月里的夜,河水冰得像钝刀子割肉,一想到群众还正眼巴巴地等着看电影,张克勤狠下心,赤着脚踩着雪水往前走。也是从这一年开始,一逢刮风下雨,张克勤的腿便疼得厉害。但是只要一想到群众期待的目光,张克勤便像着了魔一样,顾不得浑身的疼痛。一年300多场的放映记录,张克勤书写了一个个放映传奇。

  1990年,是张克勤电影生涯的一个转折点。这一年他被甘肃省文化厅评为先进工作者,出席了全省“双先会”。然而也就是在这一年,乡村电影放映事业进入衰落期,由于乡一级实行机构改革,各电影放映队的队员多的另谋了出路,或转行任职或回家务工务农。眼见比张克勤家还穷的人家都富了起来,和张克勤一起放电影的人都成了国家干部,张克勤的妻子多少就有些沉不住气了,然而真正让张克勤伤心的却是一场电影下来看的人寥寥无几。张克勤差点放弃了,但是摸一把陪了自己十几年的放映机,张克勤便又舍不得了。

  看电影的人少,村里不让放,张克勤主动上门做工作。片子旧,题材老,张克勤自己掏钱买片子。两年时间不到张克勤已是负债累累。但当看到平日窝在家里打麻将、“掀花花”的男男女女,重又欢欢喜喜地聚在了自己的银幕前,张克勤被苦日子熬煎得清瘦的脸上,便重新有了笑容。

  张克勤说,要把电影放好就得用心琢磨其中的门道。1980年代,上级要求利用电影“团结群众、教育群众,鼓舞人民”,张克勤把党的好政策制成幻灯片,放映前为群众播放。步入2000年,上级号召乡村文化“坚持科学发展观,走科教兴国路子”,张克勤又找来了科学养殖、科学种田的宣传片子。近几年,县上鼓励群众走牛果产业促发展的新型发展路子,张克勤又变戏法似的“变出”了《苹果套袋技术》、《沼气使用方法》、《黄牛改良技术》《土豆栽培技术》、《小麦丰收技术》等一批群众喜闻乐见的新片子,给大家上起了电影培训课。张克勤用电影推广的农业技术好学、易懂、贴近生活,乡亲们学用他介绍的技术养牛、种果,日子过得一天比一天红火。

  2004年社里选社长,大家的目光都齐刷刷地投向了张克勤。当上了社长的张克勤,身上的担子更沉。谁都知道社长不好当,官不大,事不少,落头少,淘气多。集体修路,有人赖在家里不肯去,张克勤挨家挨户找;乡里乡亲闹了矛盾,张克勤自己贴赔功夫,辛辛苦苦搞调解。白天领着乡亲搞建设,晚上走村串社放电影。几个月下来,张克勤一张瘦脸熬成了皮包骨。老伴心疼得厉害,叫他歇歇。可他前脚刚进家门,转身扛起器材又去放电影。老伴没办法,只好跟着他,当起了助理放映员。

  说起放映中的故事,张克勤的老伴至今还记得这样一件事。

  社里有一户人家,婆婆和媳妇常常闹矛盾,张克勤去调停,跑了好多回,非但不起作用,还被骂成两头不落好的“墙头草”,看不过眼的人都劝张克勤“甭再自讨苦吃”。可张克勤就是不听,还把自己的露天电影场搬到了这一户的家门口。当天放的就是一场讲婆媳关系的电影,社里的大姑娘小媳妇都来看,就连常常争吵的婆媳俩也来了。电影没看完,两个人相跟着回家了,自此以后竟再也没有人听到她俩吵过嘴。

  因为电影,张克勤所在村社成了远近闻名的和谐村;因为电影,张克勤也成了村社群众的知心人。张克勤干啥,乡亲们就跟着他干啥,张克勤成了城门社人的样板。

  今年“5.12地震”发生后,社里许多家的院墙被震塌了,房子也裂开了缝。为了保障群众安全,县上号召大家拆除危房,重建新家。张克勤挨家挨户地帮着乡亲搞重建,可自家的房子眼看用不成,就是没有工夫去顾及。转眼麦收大忙季节来临,张克勤的老伴不得不借人400块钱,从乡上叫来一台挖掘机把房子铲平。挖掘机一走,院子里的砖头瓦片堆成了山,张克勤的老伴愁得直跺脚。

  家里的房子花钱找人盖,张克勤却拿上瓦刀灰板成了旁人家不拿一分钱的义务工。拆了房子的农户住上了张克勤帮忙盖的新房子,张克勤的老伴却在临时搭起的“伙房”里,一把黄烟一把泪地生火做饭。房子好不容易盖好,顾不上盘炕、接烟筒,张克勤又拉着他的电影放映机到邻村去放电影宣传片。

  说起这些,张克勤的老伴眼睛湿润了。一旁的张克勤满含愧疚地说,他这一生最对不起的就是自己的老伴和孩子。

  但当问到后不后悔选择做一个乡村电影放映员的时候,张克勤坚决地摇了摇头。他说,“有不少人为我遗憾,说老张你把一辈子给耍了,可我就是喜欢电影,喜欢看乡亲们看着电影时乐滋滋的表情,喜欢听别人用了我推广的农业技术发了家,致了富……”

  一个人一生做自己喜欢的事情是幸福的。

  因为热爱而坚守,因为坚守而钻研,因为钻研而奉献,因为奉献而快乐。32年风雨兼程,他把电影送到了这里的每一个乡村、每一位父老乡亲的心中。他像一个不知疲倦的奔跑者,带着他心爱的放映机,穿行在灵台的山山水水间。32年来,看过他所放电影的观众超过了350000人次,他的足迹遍及灵台的山山水水,往返行程超过6万多公里。他放的电影活跃了农村生活,丰富了乡村文化,提高了农民群众的荣辱观,更给农村群众供给了弥足珍贵的精神食粮,成了新农村建设有力的宣传阵地,推动了当地经济的发展。看着他的电影长大的人,如今多的已步入而立之年,而他也在这忘我的奔波中,从懵懂年少走向了两鬓斑白,他把大半生的时光献给了乡村放映事业。

  告别张克勤的时候,在记者的采访本上,张克勤写下了这样的话:“我伴电影这个行业基本上走完了自己大半生。干着平凡的事,做着平凡的人,我将把我的一生献给光荣的放映事业,献给我热爱的党。”

  踩着张克勤走过的沙石小道离开,一路上山花烂漫,那是张克勤用汗水浇开的希望之花,是一声声饱含深情的生命的礼赞。


本篇新闻热门关键词: 

相关新闻
论坛热帖